<track id="bxtxbhb"></track>
  • <track id="bxtxbhb"></track>

        <track id="bxtxbhb"></track>

        1. 《天龙八部》是个悲剧吗?

          破百赞了,谢谢大家的支撑

          ============

          要懂得天龙八部,不得不先懂得一些传统的佛教思想,同时不同年纪不同人生经历的人看这本书,领会是不同的。

          所谓天龙八部,指的是八种面孔似人而实际非人的神道怪物,它们都身处六道轮回,以天众和龙众为核心,剩下分辨是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小说中也以天众和龙众为核心,以萧峰(天众)和段誉(龙众)的故事为主线逐渐铺开,当中穿插了其他人的故事。当然,不同人对于其他几种怪物分辨对应书中那些人物,可能会存在必定的争议,这里我也仅仅会表达下我的懂得。首先,我们还是从介绍这八部众开端,便于懂得。天龙八部,似人非人,所以他们具有人的特色,但又不是人,这一点是我们须要牢记的。

          八部众的简略介绍

          天众指的是天神。但是在佛教中,天神并不是可以超脱轮回的存在,只不过是比人享有更大的福报而已。天人临终之前有五种征状:衣裳垢腻、头上花萎、身材臭秽、腋下汗出、不乐本座(第五个征状或说是“玉子离散”),这就是所谓“天人五衰”。天人的首领是帝释天。

          龙众指的是龙,但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龙略有差别。传统文化中龙代表了皇族,但是在印度,对于德行高尚的人,佛法高深的人,也能称为“龙”,例如德行高尚的人可以被称为“龙象”。

          夜叉和一般懂得中的意义也有所差别。很多时候大家以为夜叉是一种鬼,但实际上,在天龙八部中,夜叉是一种能吃鬼,管理鬼的怪物,往往会接收佛法而成为护法善神。

          乾闼婆是一种香神,不吃酒肉、只寻香气作为滋养,也是服侍帝释天(天众的首领)的专管奏乐演唱的乐神。乾闼婆在梵语里有变幻莫测的含义。

          阿修罗则是与天众作对的一种怪物。男的阿修罗极为丑恶,而女的阿修罗极为漂亮。阿修罗王常常和帝释天战役,因为阿修罗有美女而无美食,帝释有美食而无美女,互相妒忌掠夺,总是打得天翻地覆,但阿修罗往往战败。阿修罗爱歪曲佛法,例如佛说四念处,阿修罗要说五念处,也爱好天下大乱。

          迦楼罗就是一种鸟。翅膀有种种庄严宝色,头上有一颗凸起的如意珠,叫声悲苦。迦楼罗以龙为食,每天要吃一条大龙和五百条小龙。临终时,体内积累诸毒,无法再吃龙,于是高低翻飞七次,飞到金刚轮山顶上命终。因为一生以龙为食物,体内积蓄毒气极多,临逝世时毒发自焚。肉身烧去后只余一心,作纯青琉璃色。

          紧那罗是歌神。在梵语中紧那罗有人非人的意思。紧那罗外貌和人一样,但头上生一只角。和乾闼婆一样,服侍天众的首领帝释天。

          摩睺罗伽就是蟒蛇神。蛇有小龙或者地龙一称。佛经中说,摩睺罗伽,此云地龙,亦云蟒神,腹行之类也。由痴恚而感此身,聋呆无知,故乐脱伦。修慈修慧,挽回前因,脱彼伦类也。意思就是说,摩睺罗伽原来是痴恚的,但是也因为聋呆无知,反而一心修善,故乐脱伦,最终得到福报。

          八部众在书中对应的人物

          总实质上来说,天龙八部众,每一部众并不只是单单作为个体的一个神,所以其实也不必定要完完整全的一对一来懂得。在这里我也只是论述我自己的懂得,究竟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

          天众自然对应萧峰。萧峰具有领袖气宇,大侠之风,武功高明,福报虽大,但毕竟会有一逝世。萧峰也是书中唯一一个完全描写了从生到逝世的完全进程的人物。与天众紧密相干的另外两部众就是紧那罗和乾闼婆,分辨是歌神和乐神,而和萧峰接洽最紧密的两个人物就是阿朱和阿紫。阿朱擅长易容,身上总有一股香气(段誉和鸠摩智就是通过香气识破阿朱扮的老婆婆),正好对应了乾闼婆作为香神,还有变换莫测的特色。而阿紫古灵精怪,活跃好动,可爱但又残暴,似人非人,与紧那罗正好对应。

          龙众,既要是皇族,又要是心有佛法的人,自然是段誉。而与段誉对应,最初把段誉带到中原,最后因段誉而武功尽失,同时又心有佛法的人,就是鸠摩智,鸠摩智就对应了迦楼罗。

          虚竹对应摩睺罗伽。虚竹本身天分不高,也是误打误撞破的珍珑棋局,才得到无崖子一生的功力。虚竹虽然痴愚,但一心向善,最终得到各种不同的福报(成为西夏驸马,灵鹫宫主,有一身武功等等)。

          如典故中所说,阿修罗往往与帝释天作对。慕容家族则一直以来以复兴大燕为己任,盼望天下大乱,慕容家才干乱中取利,所以阿修罗与慕容复对应。当然,我其实感到王语嫣也是属于阿修罗这一人物,因为阿修罗本身分男女,男的丑恶女的漂亮,但阿修罗的心肠都不怎么样。王语嫣很美,但是很负疚我就是爱好不起来,因为书里完整看不出王语嫣善的一面。

          最麻烦的是夜叉这一部众,似乎有很多人能够对应夜叉,比如四大恶人,虽然他们恶,但是他们也有善,云中鹤这样的淫贼也救过王语嫣,段延庆叶二娘更是本身就受过很多苦,最终的结局与其说书中强调了他们的恶,不如说书中也描写了他们的善。除了四大恶人,游坦之也具有夜叉的特色。因为阿紫而毁了容貌、双眼,对阿紫之外的人都比拟残暴,但对阿紫很好。但无论如何,四大恶人的存在阐明了人是善恶共存的庞杂生物,游坦之可能可以作为一个弱化版的夜叉吧。

          这八部众的人物对剧情的起承转合起着非常主要的作用,这一点我不多说大家也能清楚。

          众生皆苦的原因

          佛教说人“生、老、病、逝世、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有八苦。前面七个从字面意思就好懂得,而最后的五阴,就是指就是五蕴,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这五种,五蕴常常与六根六尘相接洽,六根指的是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六尘指的是色、声、香、味、触、法六尘。这里很容易就想到我们熟习的心经里说“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逝世,亦无老逝世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五阴炽盛是导致前面七苦的基本原因。色蕴可以简略懂得为外在物资的集聚;受蕴可以简略懂得为接收、感受;想蕴可以简略懂得为因为看、听、对外界有了自己的见解;行蕴就是人受心的驱使而做出的种种行动;比拟难懂得的是识蕴,识蕴又有心王一称,佛教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为了便于懂得就姑且把识蕴以为是一种自我,即人对于外在认识能够有所差别,比如知道梨和苹果的差异,知道善与恶的差异等等这一切,所形成的人的整体的精力世界和对外界的认知与见解。所以说五阴炽盛是前面七苦的原因,说的是因为外界变更无常,你感受到了,你对此有了见解,通过外界形成了自我,然后有了执念,于是生出种种苦。

          五蕴与六根六尘相接洽。六根看字面应当就能懂得指的是什么,人依附于六根对外在有所认识。而认识到东西就是六尘,与六根分辨对应。六尘中的前四种很直白了,最后两种,触,可以简略懂得为感受到的冷暖之类的,而法,可以简略懂得为人形成的断定,比如善恶、对错。

          所以我对佛教中这几个对象的简略的统一懂得是,如果人一开端就被圣斗士星矢里处女座的沙加用天舞宝轮切断了所有的感知,那么人是不会觉得“苦”的,同样人也没法认识外在,形成自我,人之所认为人,是因为人用六根去感知世界,人通过六根认知到的就是六尘,人因为用六根感知世界,感知外在,所以形成种种自我,或悲或喜,或畅快,或苦楚,而这些东西就构成了五蕴,五蕴炽盛,就是说人对外在的感受越来越深,所以形成的自我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强,最终对外界发生执念,从而生出种种苦。

          所以众生皆苦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有所执。日常生涯中,比如夸大一点说,我看到一台法拉利,我感到很爱好,我想买,我想啊想啊想啊,但是没钱啊,但是我还是想要啊,于是我就感到自己好苦,连法拉利都买不起。再比如,我感到那个妹子很美丽,我想做她男朋友,但是我怎么追她都对我没好感,于是我辗转反侧,求而不得,我感到我好苦啊。这就是因“执”而感到“苦”。世事无常,所以对外在的执,往往很难发生想要的成果,比如创业十个里九个会失败,有些失败的可能曾经光辉过,这就是一种无常。

          因为执而生苦。那么为什么我要这么苦?为什么我就不能像二代们一样生来就买得起法拉利呢?为什么我就不能做那个姑娘的男朋友呢?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其实我什么都没做错,所以我“冤”。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但却经受了苦。这也就是陈世骧先生对天龙八部一书的评论,“无人不冤,有情皆孽”。为什么还有后半句“有情皆孽”?如果一个人真的无情无义,人人都远离他,他也没机遇和别人产生交集,最终也没机遇感受人世种种,也就没有“孽”。因为有情有义有血有肉才是人,所以人与人才会纠葛交缠,成了“孽”。

          (反正上面都是我个人的懂得,我也不信佛,说的不对可以指出但请勿喷)

          天龙一书中的苦、冤与执

          我们来看天龙里的人物。这里我暂且以老版天龙来论述,新版我还没看,不予过多的评论。

          我最爱好的女性角色是木婉清和钟灵。

          木婉清苦不苦?苦。书中很早就遇上段誉,无奈中被人看到脸,不杀就要嫁,然后又遇到王语嫣这种情敌,对段誉求而不得,苦。冤不冤?为什么木婉清要这么惨?人美倒贴还不被人当回事?尼玛最后段誉小哥哥真成了小哥哥了!冤。

          钟灵也一样。神tm知道她妈和段正淳有一腿,从头被虐到尾,明明最早出来,到结局都没啥存在感了。苦不苦?苦。冤不冤?冤。

          萧峰的老爷子远山,影响了自己儿子萧峰一生的走向。把儿子交给汉人,还交给几个伟光正的人,成果萧峰前半辈子就一直认为自己是宋人,还及其的伟光正;然后,老爷子为了报仇,几十年偷学武功,然后居然还神tm的让自己儿子背锅,我只能说666;最后萧峰在大宋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你说老爷子这一生,妻离子散,苦不苦?苦。冤不冤?真是比窦娥还冤。就是出去散步了一趟,tm神一样地被一群中原武林英雄搞的妻离子散,老爷子做错了啥?啥都没错。冤,太原(太冤)!

          正如我所说,萧峰对应天众。萧峰不可说福报不深,有机缘学会少林绝学,练就一身本事,更是率领丐帮走向巅峰,成为抗辽的一支不可疏忽的力气。萧峰自己为国为民,性情豪放,光亮磊落,有大侠之风。但谁tm知道萧峰的老爷子这么坑娃?萧峰苦苦追寻害自己的“带头大哥”,成果是什么?阿朱被自己亲手打逝世。当年真的带头大哥玄慈,还神一般地成了自己义弟的爹。萧峰苦不苦?苦。人家这么正面正能量还这么倒霉,最后天人五衰,自尽而亡,冤不冤?冤。

          虚竹从小没爹没娘,少林寺长大,要天资天资没有,要身份身份没有,就像摩睺罗伽,“由痴恚而感此身,聋呆无知,故乐脱伦”。虚竹最早都在干什么?听话,念佛,乖乖当和尚,这段时光,你说虚竹开心不开心?我感到是开心的,所以“故乐脱伦”。为啥要破珍珑棋局?实质也是虚竹心肠仁慈,成果,我擦一下子功力深厚了。就像摩睺罗伽,“修慈修慧,挽回前因”,然后就一路开挂,睡的美女还是个公主,还学会了天山童姥的武功,一下子“脱彼伦类”,得到了大福报。但讲白了,书里写的虚竹求的什么?当和尚,念经,吃素,人不稀罕这些个玩意。虚竹有初心,但是得不到始终,苦不苦?苦。到最后还想当和尚,然后老和尚只能告知虚竹这个小和尚,心中有佛,在家出家都一样。全少林寺这么多和尚,为啥发达了的就是虚竹一个?还偏偏是一心要当和尚的虚竹?冤不冤?冤。

          我感到阿朱也是苦到家的一位姑娘了。一开端慕容家里呆着,不算差,但还是个下人。去少林寺偷书,然后被萧峰打伤,最后还爱上了萧峰;成果萧峰在中原成了人人喊打的狗,自己只能陪着萧峰吃苦受累;好不容易知道自己爹娘是谁了,成果自己男票要搞逝世自己老爹,然后只能自己代逝世。这一辈子,过得憋屈不憋屈?阿朱苦不苦?苦。阿朱人美心肠好,还是个暗藏了的皇族,被自己男票打了两次,还都tm是能被打逝世那种,太苦了!简直苦逼完了!冤不冤?多好一菇凉,就这么领便当了!冤,简直不能再冤!

          叶二娘苦不苦?人叶二娘虽然是恶人,被玄慈破了身生了娃,还没法结婚,还被萧老爷子抢了娃,导致心理失常。人原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姑娘好吗?苦不苦?苦。冤不冤?冤。

          男主里我最爱好段誉小哥哥。但是段誉也是个奇葩一样的存在。我感到段誉对王语嫣不是真心的爱好,而是因为神仙姐姐是段誉的初恋,而且神仙姐姐人美,比其他菇凉都美,然后问题是,段誉还看过神仙姐姐的裸照(就是那个练武功的卷轴)。对这么个年青气盛的壮年小伙子来这么一套,就差啪啪啪了,段誉能不对神仙姐姐神魂颠倒吗?这也就是为啥段誉这么痴迷王语嫣,这就是个真人版的神仙姐姐啊。你要说段誉这么追王语嫣,生理层面没有影响,反正我是不信。然后人王语嫣对他怎么样?不冷不热、备胎。最后表哥不要她了,段誉这个备胎才有机遇上位。我没有批评王语嫣的意思,说不定人王语嫣心里跟明镜似的,段誉这么肯追啥都肯做,不必定是真爱好,只是精虫上脑。但人段誉好歹堂堂皇族,未来的大理皇帝,周围还有一圈妹子,凭什么王语嫣这么对人家?段誉苦不苦?追来追去,追了都快一本书了,最后还是慕容复自己作才让段誉有机遇。一个皇子为了个姑娘搞到这种田地。苦不苦?苦。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这种日子段誉没少过么?苦。人一皇子,身份尊贵,凭什么追个姑娘这么费力?冤不冤?冤。更冤的是一群的转折。我靠我爹不是我爹?我靠我爹挂了!我娘挂了!我靠我怎么一群妹妹!擦,神一样的转折神一样的妹妹,苦,冤。

          好了,到这里我也不多说其他人物了,基础上细心想想,都苦,都冤。问题出在哪里?如果我们从佛教的思想来看,问题就在于执念太深。

          萧老爷子执着报仇,原来吧,你也可以武功练牛逼了,自己一手干掉一个,而且我感到像有几个有点良心的,不还手让你杀也是可能的,但是老爷子就是执念太深,想报仇想疯了,别人都是坑爹,他非要坑娃,成果呢,自己儿子被搞的这么惨;

          萧峰执念深不深?深。如果被人嫌弃了就早点和阿朱跑到塞外放羊去,那个年代要找个没名的人哪那么容易,萧峰就啥事没有,然而。。。萧大侠执着找带头大哥报仇,执念在报仇,成果就因执念而打逝世阿朱,问题是最后,还没能杀带头大哥啊,玄慈是自己受戒律而逝世的;

          段誉执念深不深?深。傻不拉几的追王语嫣,人家最后跟你几分是真心还得打个问号,而且王语嫣也不是那种人美心肠善的菇凉,在这进程中,段誉伤了多少姑娘的心?有多少姑娘是真心爱好段誉但是被损害了的?多,太多;

          执念最深的算得上是慕容公子了,这位翩翩佳公子,为了复国干了啥?杀包不同,杀王语嫣,杀自己舅妈,杀段正淳一票情人,认段延庆当爹。。。什么不要脸的都干了,什么下作的都做了,尽力当西夏驸马,最后谁知道人家公主只是为了找虚竹,一切一切都成了一场空,最后还疯了。执念深的真是恐怖;

          叶二娘执念深不深?深。儿子被抢了非要抢别人的娃,不仅执念深,还深的变态;

          然后就是段誉那群神一样的妹妹的妈,个个执念也是深的恐怖,都对段正淳这个渣渣爱的逝世去活来,最后一个个都逝世了,这群当妈的哎,执念深的都不想想自己闺女。

          执念深,这一个个,执念都深。可怜吗?悲剧吗?可能有些人感到有几位很可怜很悲剧,比如萧峰,叶二娘,还有妹妹们的妈,像段誉虚竹不必定可怜吧,一个是高富帅一个是屌丝逆袭,但我感到,他们也可怜。段誉自己真的有几分爱好王语嫣,真是他自己知道,究竟得不到的在骚动,得到了以后怎么样,就不好说了;虚竹么有初心但是得不到始终,最后只能过自己不想过的日子,也可怜。我感到有些人会以为虚竹执念少,其实是不对的,因为虚竹的执念,执念的是当小和尚这件事,这是他的执念,甚至说这个执念对虚竹而言是最主要的。

          正如我前面所说,人,因感知外在而形成自我,因对外界感知而心生执念,因执念而生出种种苦。天龙里的人,不管主角配角,男的女的,都苦,都冤,真的是让人感慨,人生在世,不可能不悲不喜,无起无沉,不可能感受不到所谓“命运”的强盛。那么怎么破?天龙只是一部小说,换言之只讲故事,而不叙述道理,读者怎么看,是读者自己的事情。但是天龙究竟借用的佛家的思想,我这里就来说说我想到的一些懂得。

          金刚经里有这么几句话很著名,比如: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意思就是,人如果对世俗的物资存在迷恋的水平很低,那么对佛理的懂得可能会深。我的认知里,传统上中国的佛教提倡的是下降愿望,不求钱,不求色,不求名,啥都无所求,这是一个佛门弟子该做的。我这里不是要说这种理念对不对,要不要批评,而是说,下降愿望,减少对世俗物资的迷恋,其实就是下降人的执念,从佛教的观点里,因为执念少,就不太容易生出种种苦,而能够更好地懂得佛。究竟,佛是感受众生之苦,甚至一度苦行而最终豁然豁达的智者。

          金刚经里另外一句很著名的话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句话什么意思呢?我的懂得是这样:首先,这句话不是在宣传万物皆空的思想。我们回忆三十年前产生的事情(很惋惜我才二十来岁,三十年前还没我呢,回想不起来啥),是不是有种做梦的感到?所谓做梦,在梦里,产生的是不是真的?是真的;但梦醒了,这一切又不是真的。可能不必定我表述的很明白,如果懂得数学和逻辑,我换种说法,表达相似的意思:大家都知道哥德尔不完整性定理,其中一条说的是:如果体系S含有初等数论,当S无抵触时,它的无抵触性不可能在S内证明。不严谨地套用到我这里,假设我在做梦,梦中一切栩栩如生,而且很合逻辑,请问,梦中的我怎么能够知道自己是做梦的呢?没措施,所以梦里的我会把他所阅历的都当成真的,而醒来的我跳出了这个圈子,才感到,哎呀,这是一场梦!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感慨人生如梦,但是人生真的如梦吗?不。你切切实实笑过,哭过,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那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到呢?就是后半句说的“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句话我感到和“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限”能够相互对应。我们的一生长吗?一百年,相对蜉蝣,长;那相对长江呢?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说的就是,很多事情,产生了,等很久以后回来再看,其实我们已经跳出了当时产生时的背景和圈子,这事情其实也就这样了。所以我的懂得是,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如果我有一天飞黄腾达了,我当了高官,不是说我不应当当,也不是说我当了其实跟没当一样,而是我不能太执念于官这一身份,因为官这一身份总有一天会没有,我不能因为我是个官而一身官气颐指气使;如果我遭受了不公正,我也不要总沉浸于悲痛无法自拔,不妨跳出这个圈,或许有另一番天地。如果我们不执念于某一事物,自然会生出不同的见解,执念也就少了。这里其实就是一个问题,跳出这个圈,世界会不一样。

          佛家还有一种说法,叫做缘起性空。我不具体论述这个的说明,而是直白点说,世界上所有的东西,有因才会有果。什么是因?段正淳太风流,到处播种辛苦耕耘,这是因;什么是果?段誉爱好谁谁就是妹妹,这就是果;再比如,什么是因?慕容博想天下大乱,骗中原群雄杀萧远山全家,是因;什么是果?萧远山一生执着复仇,坑自己的娃,萧峰执念太深,错手杀逝世阿朱,酿成一生的遗憾,是果。天龙一书中无数的因果相交缠,才让剧情能够如此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才干够让这似人非人的八部众,演出人的众生相。

          概括来说,人因外界而形成自我,因自我而做出种种事,种下种种因,种种因又生出种种果,人与人的因果相互纠缠,成为了我们的人生。在这之中,人会因为感受外在而生出种种执念,又因执而不得生出种种苦,因苦,人自觉无错,感到冤。这就是读完天龙一书,里面所有人,苦不苦?苦。冤不冤?冤。

          天龙八部是个悲剧吗?

          写了这么长,终于要回来答复问题了。

          天龙八部是个悲剧吗?是。所有人都苦,所有人都冤,太惨,不忍直视。

          但是再细想想,真的是悲剧吗?也不尽然。为什么读完书读者会感受苦,感受到“无人不冤,有情皆孽”?因为读者是书外人。读者是书外的菩萨,悲天悯人,所以感到,苦,他们都好苦。

          那么对于书中人而言真的都是悲剧吗?未必。如果我是段誉,我最后抱得美人归,付出有了回报,我感到我很开心。虽然这当中爸爸没了,妈妈没了,我很难过。但对段誉而言,爸爸妈妈失去的时候是悲剧,但是毕竟这一天会过去。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一切都会过去,不沉沦于悲伤,英勇地追寻自己想要的,付出尽力,得到回报。正能量吗?正能量。打不倒我的,都让我更强盛。悲吗?不悲。

          虚竹有初心,但是没始终,悲吗?悲。但是换句话说,有没有可能虚竹反而因此超脱呢?有。虚竹过去执着于“当和尚”这件事,毕竟是有执念而无法自拔。什么意思,虚竹着了相。如果你执着于佛,那么佛就不是佛,是你的心魔,就是这么个意思。而现在不管自动的,被动的,虚竹可能更能懂得,心中有佛,我是在家还是出家,又有什么分辨呢?因无所住,而生其心。或许虚竹更接近于佛,更懂得佛理了呢?所以悲不悲?不悲。

          用活生生的例子来说。我们中华民族的圣人孔子,从论语里不难看出,一生都在提倡“仁”与“礼”,但是在那个礼崩乐坏的年代,孔子也是求,而不得。悲吗?悲。但是孔子一生知其不可而为之,为了自己的幻想尽力,为了自己的理念斗争,周游列国,如此正能量,悲吗?也不悲。张居正为国为民,但是逝世后被清理,悲吗?悲。但是张居正诡计阳谋名堂都使全了,在明末这样种种弊端之下,还能做出一番事业,为国为民,尽心努力,如此正能量,你感到以史为镜,他会预感不到自己身后的未来吗?我感到不会,但是他依然知其不可而为之。悲吗?也不悲。

          所以说,天龙是悲剧吗?不尽然。我更爱好的是天龙八部众演绎出的众生相,他们爱过恨错误过无奈过悔恨过,如果他们是活生生的人,这都是他们鲜活的印记,是性命蓬勃存在的象征啊,樱花美而易逝,但是樱花真的那么残暴地盛开过啊,虽然易逝是悲,但残暴盛开的樱花,如此蓬勃的性命力,不悲。如果真的什么执着都没有,什么都不想做,那么活的和行尸走肉一样,真的肉身成了臭皮囊,这性命,还有看头吗?没了。这才是大悲剧。

          读完天龙,我感受到的是性命的鲜活与有力,每个人都活在了当下,活出了本心。悲吗?不悲。这可能更接近禅宗“见性成佛”的意思吧。

          不同年纪读天龙

          小时候没看过书,只看电视剧。最爱好段誉,有钱有位置还专一,爱慕虚竹可以这样人生一路开挂。讨厌段正淳到处风流,慕容复无情无义卑劣下贱。恩,我就是这么正派的孩纸。

          少年时,看天龙,读出其中之悲,人皆求而不得,苦,不忍卒读。

          90后,现青年,几年前重读天龙,读完,感受到其中鲜活的性命力,下定决心做好自己,活在当下,顺着自己的本心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也更深入地懂得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的含义,沉下心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