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xtxbhb"></track>
  • <track id="bxtxbhb"></track>

        <track id="bxtxbhb"></track>

        1. 给孩子取名,现在有哪些汉字被用烂了?

          下面图片通过统计学概率,得出了男宝宝双名名字前六名

          天啊,这不就是我隔壁邻居家小朋友的名字吗?

          各位家长你看看是否中标了呢?

          还有女孩的,不出意外,梓涵必定有的

          综上所述,凡是呈现梓涵 欣怡 诗涵 带浩 轩 什么宇 之类的,就算是进入“状元谱”了

          恭喜恭喜啊。

          此时笔者的心思,忽然凝重起来,因为有一种义务感使然,让我不禁要问,这样一个多元化时期,这样一个知识爆炸时期,这样一个文化融会的大时期,这样一个信息交换如此便捷的信息时期。

          我们新人类的姓名仍然被禁锢在一个“状元榜”的圈子里,是否是时期的悲痛?文化的悲痛?思想的悲痛?

          遥想70年前的民国时期,那时候旧文化与新思潮碰撞交汇融会,那时候“子曰诗云”与“德先生赛先生”并存,那时候国力贫瘠,甚至战火纷飞。然而我们的姓名之正朔犹存,弦歌不辍。

          秋瑾 陶斯咏 吕碧城 冰心 庐隐 张幼仪

          陆小曼 林徽因 苏雪林 石评梅 丁 杨绛

          林黛 上官云珠 阮玲玉 黄柳霜章含之

          沈佩蘅 沈秋水 沈祖棻 赵萝蕤 章亚若

          赵一曼 潘素 许心箴 柏曼卿 何香凝

          林海音 韩素音 施寄青 邱妙津 谢君白

          关南施 严倬云 严停云 章诒和 董竹君

          朱梅馥 黄碧云 林巧稚 江畹徽 叶嘉莹

          张怡微 苏枕书 胡晴舫 凌拂 沈双 何景窗

          李玫瑾 戴君竹 张织云方君璧 时宜 胡采蘋

          何春蕤 何式凝 白绮君 游思行

          夏之时 辜鸿铭 钱玄同 钱穆 钱稻孙

          刘半农 台静农 吴虞 胡适 沈尹默 傅斯年

          梁漱溟 朱自清 汪精卫 龚心湛 瞿秋白

          陈潭秋 阮啸仙 张恨水 林语堂 卞之琳

          叶渭渠 徐悲鸿 傅抱石 蒋吟秋 程千帆

          戴笠 徐志摩 梁思成 郁达夫 邵洵美 戴望舒

          胡兰成 梅兰芳 程砚秋 苏步青 苏曼殊

          李叔同 黄药眠 钱锺书 郭沫若 叶浅予

          陈半丁 马一浮 李默庵 侯镜如 吴镜汀

          戴安澜 陈梦家 闻一多 臧克家 常书鸿

          刘海粟 吴湖帆 李可染 林风眠 吕思勉

          胡寄窗 金克木 李苦禅 梁宗岱 饶宗颐

          季羡林徐梵澄 柳重言 杜自持 查良铮

          刘师培 朱屺瞻 柳亚子 童书业 陈从周

          陆侃如 林寒碧 冒鹤亭 秦鹤鸣 陶行知

          秦萼生 杜月笙 陈无我 谢无量 南怀瑾

          郭鉴予 周予同 江弱水 俞陛云 黄裳

          朱光潜卞孝萱 柳诒徵 顾随 许悔之

          吴藕汀 庄一拂 沈茹松 薛忆沩 陆谷孙

          严北溟 杨柳桥 白谦慎 古苍梧 丁乃非

          范烟桥 顾而已 成仿吾 罗寄梅 申赋渔

          孙伏园 钱君匋 费新我 陈希我 龚未生

          李莼客 穆时英 张春帆 江文也 程抱一

          唐不遇 王道还杨泮池 何乏笔 黄自

          陶冷月 盖叫天 张君秋 徐知免 林斤澜

          丰子恺 楚图南 黄雨时 潘光旦 董问樵

          顾蕴璞 刘湛秋 程一身 萧开愚 关梦南

          沈揆一 陶忘机 戚安道 丁荷生 钱思渡 温可铮

          多么美妙的姓名,似乎一首首诗篇,承载的,是中国文化,不能断绝的文化使命。

          延续的 是文化自负和对未来的盼望!

          因此我想这个大时期,和平,充裕,自由,我们完整应有文化的自负,从古代诗文典籍中探寻,从世界文明宝库中吸取。

          所以,我们必需摒弃“滥大街”的字。从我开端!

          声明:同行 楚如云及其小号江水无波,于今年近八个月,长期,对本人恶意跟踪,骚扰,纠缠。已有两次短时光内对本人所有回复做地毯式,无逝世角恶意挑战性质跟踪回复。昨日(2017-10-30大概17:00左右)到今日2017-10.31清晨,直到凌晨7:20(最后一个跟帖)又开端对本人近两周的回帖恶意跟踪。能够通宵不寐,挑灯夜战可见其对本人之冤仇至深。不知笔者所做何事,能使其人如此冤仇报复?对此事的较为详细的记载在我另一答复之中。有兴致的知友,或者是对行动心理学,网络心理学,互联网法律有兴致的知友,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