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xtxbhb"></track>
  • <track id="bxtxbhb"></track>

        <track id="bxtxbhb"></track>

        1. 如何评价电影《又见奈良》?

          当然,院线票房依旧上演着魔幻现实主义。

          《日不落酒店》蹭沈腾蹭出了新高度。

          把人型纸板说成“特殊演出”这一骚操作引起众怒,也不妨害票房轻松破千万。

          这边厢,一部良心国产片《又见奈良》却无人问津。

          眼看一个周末过去,排片就要没了,我们决议聊一聊《又见奈良》,盼望能有有更多人看到它。

          看影片介绍,你可能会感到这是一部讲述历史遗留问题的影片,和我们的日常生涯关系不大。

          其实本片观照的不仅是一段特别的历史、一个特别的群体。

          即便身处和平年代,观众依然可以发生深深共识。

          而且,电影的题材虽繁重,叙事上却很轻巧。

          时不时呈现的冷风趣还会让人想起北野武。

          对故土的庞杂心境,对身份的执着追寻,以及现代社会缭绕不去的孤单感共同构成了本片的余韵。

          它的好,好在更辽阔、更广泛的人生况味上。

          01

          回不去的家乡

          影片开端于一场寻亲之旅。

          年近八十的陈奶奶(吴彦姝 饰)只身来到日本奈良,寻找自己失联多年的养女丽华。

          丽华是二战停止后日本侨民留在东北的遗孤。

          当年日本战败,曾经侨居东北的日本移民全体退却,留下大批幼小的孩童。

          战斗停止后,这些遗孤由中国的养父母抚育长大。后来,随着中日两国交好,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向这群遗孤开放政策,众多遗孤一代、二代回日本寻亲、生涯。

          1994年,丽华去日本寻亲。此后母女俩一直有书信交往,但几年后接洽突然中止。

          陈奶奶放心不下,在另一个遗孤二代小泽(英泽 饰)的陪同下,来到奈良寻找养女。期间她们遇到了退休警察一雄(國村隼 饰),三人一起踏上了寻找丽华的旅程。

          丽华去哪儿了?

          这些年她过得怎么样?

          她找到自己在日本的亲人了吗?

          影片追随三人的脚步,重走了丽华的回乡之旅。陈奶奶一行人通过丽华留下的信件,尽力搜寻着丽华留下的痕迹。

          他们来到丽华曾经居住的出租屋,打过工的豆腐店,写生过的公园……却发明无人知道丽华的下落。

          随着寻找的深刻,丽华作为个体的痕迹逐渐含混,与此同时,一个群体的轮廓却清楚起来。

          那便是与丽华有着同样身份的归国遗孤们。

          影片关于“寻找”的暗线缓缓浮出水面——

          寻找可以安置灵魂与肉体的故乡,是日本遗孤们难以实现的夙愿。

          他们即使响应号令回到祖国,也无法招架自己的身份焦虑。

          陈奶奶一行人去访问生涯在奈良的日本遗孤,盼望能从他们口中打探到关于丽华的新闻。

          其中有一个开吊车的老师傅,底本客气生分地用日语打着召唤,得知陈奶奶是中国人后,立刻冒出一口东北大碴子味,前后反差极大,看得出是导演精心铺陈的风趣桥段。

          然而吊车老师傅讲出东北话的一瞬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到。

          聊了几句话后,他又点头弯腰地用日语向工头报歉,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了。

          还有一次,他们来到深山老林里访问一对遗孤夫妇。

          夫妇俩住着典范的日式住房,但电视中传来的竟是赵本山的声音。他们告知来客,在这边如果看到有人家安着大锅(卫星电视),那准是从中国来的日本遗孤。

          妻子还为客人演唱了一段京剧《智取威虎山》,丈夫手中拉着不存在的二胡。

          小小的榻榻米中藏着来自中国东北的乡愁,宏大而缄默。

          一直陪着陈奶奶小泽是生于东北的遗孤二代。

          她的父亲与丽华同辈,也是战后遗孤的一员,小时候喝过陈奶奶的奶水,所以长大后一直将陈奶奶当做恩人。

          小泽的父母曾来日本寻亲未果,最后只有小泽一人留在了日本。

          从她的穿着、住处、工作以及生涯状况来看,小泽在日本过得并不好。

          在工厂做侧重复的工作,老板总是咄咄逼人,男友因为她的中国人身份与她分了手。

          别人听出她的口音不一样,问她是(日本)哪里人,她脱口而出,我是日本人。

          身份永远是遗孤群体的敏感点。

          日本虽然是祖国,当地人却把他们当外国人看;

          中国事生养自己的家乡,但因为血缘关系,他们依旧是异乡人。

          在哪儿都是游子,去哪儿都是过客。

          就像电影开头被陈奶奶“放生”的螃蟹。

          一只海里的螃蟹,要怎么在河里存活呢?

          他们选择在家安上卫星电视,收听来自遥远故土的乡音;在老家来人的时候,拉着那把基本不存在的无声的二胡……

          他们顽强地保存着家乡的习俗,却又无可奈何地服从了命运。

          唱京剧一段是导演的真实阅历。

          当时他们采访了大批日本遗孤,其中一位就在自家的榻榻米上唱起了《智取威虎山》。

          导演说,其实他唱得特殊难听。

          但当他抬开端来,导演心里一惊。

          那张脸上竟然湿透了,不知是泪还是汗。

          02

          徒劳的人生

          影片中,陈奶奶来日本时带了一台照相机。

          遇上遇到景致,碰到可爱的小孩,陈奶奶都会拿出来拍照。

          后来,小泽从当地退休警察口中得知了丽华的下落,本相终于大白。当晚,她打开照相机,发明里面基本没有胶卷,顿时泪如雨下。

          “白照了。”

          原剧本原来没有这句话,台词是演员自己加进去的。

          很巧的是,“白照了”的谐音正好是“白找了”。

          这是小泽对这场寻亲之旅唯一一次真情吐露的台词。

          寻找丽华的进程,就是一次次盼望扑空的进程,甚至是一次次邻近失望的进程。

          第一次,他们问了一个房客,对方答复完整不认识。

          然而对照之后的阅历,观众会发明,这种冷淡已经是最不伤人的结局了。

          在豆腐店,老板娘有些遗憾地说,自己当时误解丽华偷东西,把她辞退了。而她早已不记得丽华的名字。

          在一座寺庙,他们遇到丽华的朋友,一个聋哑人。

          他是为数不多为丽华带来过暖意的人。

          但他在纸上写下的是,十年前,丽华的亲子鉴定失败了,她被迫分开了奈良。

          实在没人知道,丽华去了哪里。

          丽华就像一叶浮萍,被风吹雨打去。

          和丽华有着同样阅历,有着共同的身份迷惑的小泽,在得知丽华的真实下落伍,忍不住哭了出来。

          被轻视,被疏忽,被遗忘,最后像泪水消失在雨中,这似乎是许多丽华们的命运。

          影片过半,“丽华”已经不再是丽华个人,甚至不再是遗孤这个特别的群体。正如小泽在旅程中逐渐与丽华,与她的同胞们共情一样,我们也逐渐与丽华,与那些身不由己的游子共情。

          影片传递出的是一种人类共通的情感。每一个因各种原因不得不分开家乡的人,每一个苦苦渴求身份认同而不得的人,都能感受到由不在场的丽华蔓延开去的凄凉底色。

          但,这场追寻真的是徒劳吗?

          人生的一次又一次扑空,真的没有任何意义吗?

          当小泽哭着说出“白照了”后,蒙在鼓里的陈奶奶抱住她,说都在呢。

          那些没有拍下的照片,在哪儿?

          在看景致的人的记忆里。

          那些失去了对象的失落的感情,在哪儿?

          在活着的人的心里。

          在陈奶奶不肯停下的脚步里。

          也在丽华为自己取的日本名字里。

          丽华生前并未找到亲生父母。她用了辅助过自己的律师的姓,又以养母的名字“明”为名。

          上村明子。

          这个名字凝结了丽华一生中所拥有的最美妙的感情。

          如果说,丽华回到日本是为了寻根,寻找可以同时容纳肉身与精力的栖身之所,而这种追寻在她的视角注定是一场空的话,那么,站在上帝视角的我们,亦可以得到某种抚慰。

          因为母亲反过火来的追寻,使这场看上去徒劳的人生不再那么失望。

          而丽华终其一生寻找的“根”,毕竟是一片具体的土地,还是环境与人共同缔造的难分难解的情愫?

          这个问题,留待小泽和观众自己品味。

          03

          永恒的孤单

          本相不是性命的止境。

          得知本相后的小泽和一雄选择向陈奶奶隐秘事实。

          他们当做无事产生,再次踏上了寻找丽华的路。

          盼望自然再次落空。电影结尾,三人各怀心事,缄默地走在夜晚的奈良街道上。

          邓丽君的《再见,我的爱人》响起。同样是哀而不伤的曲调,离愁别绪消解在甜蜜的歌喉和明快精美的旋律中。

          明明是凄凉的结局,却莫名给人向上的力气。这是为何?

          也许,从局外人一雄身上可以找到某种说明。

          一雄是当地退休的警察,他与小泽、陈奶奶的相识非常偶然。

          小泽在一家面馆打工时被一雄搭讪,说她长得像自己的女儿。但小泽后来见到了一雄女儿的照片,发明她们俩也不像。

          一雄为什么要靠近这两个生疏人,为什么心甘甘心陪着她们做毫无盼望的事情?

          答案很简略,因为孤单。

          影片里的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受着孤单的煎熬。

          丽华一个人孤零零逝世在了出租屋,无人知晓。

          而一雄丧偶,女儿远嫁。他每天都要查看信箱,看女儿是否来信,又总是扫兴而归。

          在日本的独居老人和孤单逝世现象已经成为严重社会问题的当下,本片参加了一雄这个角色,无疑是一种温顺的设想和安抚。

          一雄的孤单无关身份认同,也无关历史隐痛。

          塑造一雄这个角色,让影片超出了对历史问题的纠缠。我们也能显明看出,导演对日本遗孤这个历史问题无心做更多深刻探讨,更不想追溯是非对错。

          很多人以为导演对历史的处置过于浮浅,但我反倒很爱好。他更想借此历史问题,展示现代人面临诸多人生困境时的状况,并给出自己的态度。

          一雄一开端接近小泽,也只是为了缓解孤单的情感。

          影片没有直接说出一雄的私心,只是让一雄恳求小泽给他读信。

          那些信是丽华写给养母的,里面写满了怀念和感谢,写满了报喜不报忧,写满了浓得化不开的爱意。

          一雄以找线索的名义,一遍遍听着这些来自女儿的絮语,心中得到了慰藉。

          尽管是来自生疏人的慰藉,却给了一雄力气。

          这种无关血缘的、来自生疏人的友善和慰藉始终缭绕在影片中。而且,这种慰藉不须要语言,而是通过举动传递出去的。

          比如寺庙里的聋哑管理员,他曾经赞美过丽华的画。在所有人都忘却丽华的时候,他能清楚地回想丽华的遭受。

          可以想象,与他做朋友的这段时光,丽华也必定是充斥盼望的。

          当陈奶奶他们分开时,管理员为他们撞响了一口钟,悠久的钟声响彻山谷,那是为数不多的、丽华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见证。

          再比如,一雄与陈奶奶语言不通,但两人通过互换彼此年青时的照片,很快熟络起来。等候小泽的间隙,陈奶奶拿出小国旗,带着一雄一起做手工。

          全程无台词,却异常温暖。

          当然,这个长镜头的幕后故事更为动听。

          扮演一雄的國村隼发明陈奶奶的扮演者吴彦姝手碰到日本国旗的时候愣了一下,便把日本国旗都揽到自己这边,剩下的留给吴彦姝。

          现实与电影都避免不了的问题,戏里戏外都被轻巧地化解了,以一种超出国别、语言的方法。

          这样的温情脉脉,是树立在共情才能和对他人的懂得才能之上的。

          想要赶走缭绕在现代人心头挥之不去的孤单感,也必定须要懂得,须要一点走出去,走进他人人生的勇气。

          《又见奈良》的结尾,让我想起《三个广告牌》。

          同样是得不到答案的人生,同样是看不到止境的途径,同样是因缘际会聚在一起的人们。

          如果孤单是人的终极宿命,那么,路上有人同行,即是最好的结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