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我很久以前就答过,在我09年写的文章《自民党的失败》里,小泉其实做事作风非常"> 这个问题,我很久以前就答过,在我09年写的文章《自民党的失败》里,小泉其实做事作风非常" />
<track id="bxtxbhb"></track>
  • <track id="bxtxbhb"></track>

        <track id="bxtxbhb"></track>

        1. 怎么评价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

          " itemProp="text" useGifProps="[object Object]">这个问题,我很久以前就答过,在我09年写的文章《自民党的失败》里,小泉其实做事作风非常有个性,武断,绝不过和稀泥,不管是参拜靖国神社还是全盘倒向美国,都斟酌的很明白。并且做事也没有大的问题,就连参拜靖国神社都会提前告诉一下中国(依据唐家璇的回想录)。小泉唯一惋惜的处所就是他要做的事情大概至少要10年才干完成,而小泉因为自民党内部的抵御权势过于强盛,自己也过于个性不理解和谐,虽然大众支撑,但 在党内小泉没有跟随者,这让他在自己的后任上没有选择的余地,无论选择谁,他的后任都会恢复到本来的保守风格,这导致了小泉的改造半途而废,他的改造也成 了后任们推辞义务的借口。作为一个日本首相,小泉是胜利的,作为一个改造者,小泉失败了。所以不能算一流政治家,只能算是二流强级别的政治家。平成年间算第一。-------------------------------------------------------------分割线---------------------------------------------------小泉是个怪人,这可不是排骨说的。第一个说小泉是个怪人的是小泉他妈,田中真纪子。田中真纪子向来是给别人起外号而出名的:小渊惠三是“凡人”,小泉是“怪人”,龟井静香是“即不宁静也不吃香的人”,加藤弘一是“霜打了的樱桃”。麻绳是“小丑面具男”(日本的一种特有的面具ひょっとこ),安培晋三因为没有孩子被田中真纪子起了个外号叫“无子西瓜”,可怜的安培同志。你别说,还真挺像麻绳的。 在日本对于小泉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以为小泉把日本带出了平成不况的低谷,是和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美国前总统卡特一般的领袖人物。有人以为小泉是日本腐化的罪魁祸首,收入差的扩展、邮政民营化改造、造成了日本现在的动荡局势。但就从小泉个人的品德来说,至少在母校庆应大学评价不高。庆应大学科学史的教授藤田为了研讨美国在伊拉克应用贫铀弹的问题,在伊拉克呆了一年,收集了大批的情报和数据,指出了自卫队在当地运动的危险性。并通过政治集团交给了国会讨论,但小泉的回答居然是:你的调俺知道了,确切伊拉克有人用贫铀弹,但霉菌不是说没用嘛,用贫铀弹说不定另有其人,你再查查去。气得老藤田在上课时候当着排骨等众多学生的面大骂小泉是弱智,当年确定是靠了老子的关系上了庆应的,上了6年都没毕业,去了英国留学英语还说的那么烂等云云。其他知道小泉的教授虽然用词没有这么剧烈,但也没几个说过小泉的好话。另一位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倒是评价不错,至少是个优等生。 排骨其实对小泉评价没有那么差。 小泉家虽然三代从政,但称不上名门望族,比起麻绳安培来说差的远了。尤其自打日本进入平成年间以来,已经换了10任首相,几乎一年换一个面貌,宇野宗佑和羽田孜更是才坐上首相2个月就被轰下台去。所以从哪方面看基础尚浅的小泉这个首相都不像能坐稳的样子。因为但就是这位小泉首相发明了日本历史上第三在其任时光的纪录,并且是平成以来第一位没有辞过职的首相。 小泉政权的长寿归功于他的任性,敢于打破日本政坛的各种潜规矩。刚上台那会儿,依照通例,应当论功行赏依照各个派系推举来组阁。小泉不干,说论功行赏是必要的,但凭什么你们这些老头说了算?我好不容易当次首相当然我说了算,福田康夫是我老板的儿子,当然要放在最近的地位,官房长官是跑不了的。我妈劳苦功高,在中国又有人缘,当个外相吧。石原他儿子最近挺有人气,也老是喊改造改造的,和我也挺投缘,来当个行政改造相吧。虽然我是庆应经济毕业的,但从小没好好学,经济上是个棒槌,我要找个行家来帮我。听说庆应有个教授挺牛B,就让他来当经济财政相吧。对了,还要有女人,女人就是人气的保证,多找几个女人来入阁。于是,小泉的第一次内阁就这样组起来了。 小泉内阁一成立,就吵着闹着要改造,最大的改造对象就是邮政这一块。小泉看日本邮政事业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在他还是大平内阁的大藏次官的时候就喊着要对邮政三事业(邮局、邮政保险、邮政储蓄)改造了。但那时候自己什么都不是,别人也就当个笑话听,历经邮政大臣、厚生大臣、终于爬上首相的宝座了就开端对邮政事业动手了。 那位要问了,这小泉干嘛老和日本邮政体系过不去呀?别说小泉了,连排骨都看日本邮政事业看不顺眼,估量只要不是邮局局长谁都看不过去。 日本邮局分三种:普通邮局、简易邮局、特定邮局。其中特定邮局占了全体邮局的3/4。特定邮局的来源要追溯到明治时期了,那时候日本财政艰苦,为了普及邮局就和当地的地主磋商,让这当地的地主在自己的土地上建邮局,邮局可以让地主来管理政府付地租,日本的邮政事业就这样普及开了。 100多年过去了,大地主成了邮局局长,享受国度公务员待遇,还收着国度的地租。更离谱的是,因为这地是私有财产,可以传给子孙后代,日本法律规定特定邮局的局长更替是自由任用,可以由前任局长推举,于是邮局局长就成了世袭制的公务员。 一个局长的年收入是多少?据统计平均年收入是920万+地租420万,1300万多。但因为还可以雇佣自己的配偶或亲族,这笔钱可以由邮局里出,所以估量至少一个局长的收入在1600万以上,而且还是世袭的。 有这样的邮政体系小泉当然很赌气,都说日本政治家是世袭,但好歹也算是民选的,而且还要被在野党天天骂,被媒体用放大镜盯着,稍有个闪失就身败名裂了,自己为了能当上首相去参拜了个靖国神社谄谀遗族会,还要有被对面的中国网民天天骂“小犬”的觉醒。这邮局局长天天坐在邮局里,风吹不着雨淋不到,拿着公务员待遇居然还能世袭而且大家谁也不说两句。不行,太不公正了,必定要改造,谁反对也不行,谁反对就灭谁。反正老子光棍一条,唯一的伴侣就是自己的右手,老子怕谁? 当然,邮政改造还有一个目标,日本邮政储蓄的资产超过226兆日元,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机构,邮政保险也有114兆日元的资产。民营化之后股票一上市,可以让合计340多兆的资金活泼起来,成为刺激日本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反正请来的牛B教授就是这么说的。 这样看来这项改造对日本有大大的利益啊,应当没什么人反对吧? 呵呵,反对的人海了去了。小泉篇二 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小泉邮政改造的大佬就是大派系“平成研讨会”的会长绵贯民辅。 说起自民党,就不能不说派系。自民党内部大的派系有三家,最大的是岸信介、鸠山一郎的一流,现称“清和政策研讨会”,创建者是福田康夫他爸,现任会长是町村信孝,所以现在又称町村派,议员也最多。 第二大派系是吉田茂的一流,现称“平成研讨会”,现任会长岛津雄二,所以现在又称岛津派。 第三大派系是池田勇人创建的“宏池会”,现任会长古贺诚,现称古贺派。 此外比拟大的派系还有“近未来政治研讨会”的山崎派,“志师会”的伊吹派,“为公会”的麻绳派等等。 这些派系关系错综庞杂,千丝万缕,比东京的电车线路图还乱。 日本的政局重要奋斗就是岸信介、鸠山一郎一派和吉田茂一派的奋斗。5、60年代鸠山由纪夫他爷爷和麻绳他外祖父敌对,7、80年代福田康夫他老爸和田中真纪子她老爸又逝世掐,“安培四天王”(三冢博、加藤六月、盐川正十郎、森喜朗)对“竹下七奉行”(小渊惠三、梶山静六、桥本龙太郎、羽田孜、渡部恒三、奥田敬和、小泽一郎)。派系名字改了一茬一茬,奋斗却永远不断。 小泉是福田家的书僮出生,自然属于清和会,当时刚被选为清和会的会长。小泉心眼原来就小,平成会的桥本龙太郎又是小泉竞争首相的对手,所以当选首相后小泉说是人事权自己说了算其实是变相打压对手。选拔“近未来政治研讨会”的山崎拓为干事长,而当时最大派系的“平成研讨会”连一个位子都不给。 小泉如此打压平成研讨会,绵贯民辅老头子当然赌气:老子按年纪算是你长辈,按学历算我是你庆应经济的大先辈,按党龄算我是前自民党干事长,也是你的老先辈。你小子居然敢这么不给面子,让我这个12次当选议员的众议院议长的脸往哪放啊?什么?你还要邮政改造?你不知道老子的运输公司是邮政局是啥关系阿?敢让邮政民营化就是想断我的命脉,老子第一个不干。 于是,绵贯民辅纠集了自己的平成研讨会的部分成员属于反小泉的第一阵营。 第二个反对的大佬是“志师会”的龟井静香。 龟井静香是东大经济毕业,日本警视厅出生,70年代以“镇压”赤军的极左活动而出名。退休后从政,本来也是清和会的一员。89年因为站错了队拥立石原慎太郎而被清和会除名,后来虽然有跑回来了但总感到干得不起劲又退出了清和会跑到志师会当老大了。 邮政改造对于龟井静香来说没有像绵贯民辅那样切身好处上的丧失。但龟井静香想当老大,所以也看小泉不顺眼,尿不到一个壶里去。说你小泉够拉风啊,搞个邮政改造吸引那么多眼球,你也不想想那么多公务员失业了造反咋办?我就是公务员出生,你不心疼他们我可心疼尼。想振兴日本的经济就应当多搞城市建设多修路嘛,你看隔壁的土共搞得多好。什么?你说日本财政赤字?那没关系,咱们节俭一点,对公共事业少投入些就是。 龟井静香个没啥原则的人,所以说话经常有前后抵触的处所。 第三个反对的大佬是平沼纠夫。 关于平沼纠夫,老冰曾经写过详细地介绍,就不细说了。平沼纠夫是庆应法学毕业,前首相平沼骐一郎的养子,岳丈是原贵族院的德川庆光公爵(15代幕府将军德川庆喜的孙子)。属于日本名门,是小泉老板的干儿子,对小泉来说是自己人,所以小泉第一次组阁的时候极为主要的经济产业大臣的地位纠给了平沼,当时被以为是小泉之后的首相候补之一。但平沼纠夫属于极右派,是极少数公然宣称南京大屠戮是假造的日本议员之一,反对女性天皇。对小泉的外交态度,尤其是在看待北朝鲜的问题上极为不满,最终和小泉分道扬镳。此外,本着“敌人赞成什么我就反对什么”的原则,所有在野党也一致反对邮政民营化,但民主党很聪慧,表现反对邮政民营化法案,多了几个词马上意思就产生了基本的变更。 可以说,当时的国会里怀着各种目标反对邮政民营化的议员占大多数,剩下的也模仿两可,最坚决要邮政民营化的只有两个人:小泉和他找来的庆应综合政策学的教授竹中平藏。 面对如此之多的反对权势,小泉满不在乎,因为他有三样法宝:1,他是首相。2,公民的推戴。3,美国人的支撑。 对于美国的保险公司来说,邮政民营化之后超过120兆日元的邮政保险资金有着宏大的魅力,所以2004年10月公表的美国对日本政府的《年度改造要望书》里明白记录着盼望邮政民营化的请求。 小泉很早就认了美国做干爹,美国人的请求一律满足。连劳苦功高的老妈说了几句美国干爹的坏话,都直接就给小泉免职了。自己早就想把邮政民营化了,又有干爹撑腰,胆子更大了。 2005年8月,小泉抛出了《邮政民营化关联法案》交给国会审议。顺便放了一句话:这法案必需通过,要是不通过就是不给我小泉面子,也就是不给我美国老爸面子。得罪我还好说,得罪我老爸我可就不客气了啊,我就只好请你们别在国会里混了。 缭绕邮政民营化的问题,终于到了决战的时候。 成果,众议院虽然以5票的优势通过了,但到了参议院被否决了。于是当天小泉召开临时内阁会议磋商解散众议院。 不过出乎小泉意料,零时内阁会议上,很多大臣很多人不批准在解散议会决议书上签字。说起来要解散议会其实就是小泉一个人为了充老大而已,内阁们基本不愿意解散议会,选举就是一次洗牌,小泉这次得罪了不少人,重新改选能否顺利当选也未可知,而且大臣们大多也和那些反对议员沾亲带故,签了字也怕罪人。 小泉这个气呀,还认为内阁都是自己人呢,但赌气也没措施,因为依据日本宪法解散的权限属于内阁,必需内阁的全部成员签字才行。虽然小泉友先把所有内阁都免职,然后自己一个人签字的极端做法,但究竟成果比拟严重。于是小泉干脆发狠把门一堵,丫的,今天谁不签字谁不给出门,我都已经说懂得散议会了,内阁都不批准我这脸往那儿放啊?我以后还能在我干爹那里说上话不? 这个解散会议开了2个多小时,小泉总算说服了总务大臣麻绳和行政改造担负大臣村上诚一郎,但农业水产大臣岛村宜伸无论小泉如何软硬兼施逝世活就不签字。最后岛村老头子说了,我不能签这字,签了得罪人太多,你要真想解散议会你让我辞职吧,我辞了你就可以解散议会了,也算给我留个好名声。小泉早就给这倔老头气得火冒三丈:让你辞职?哪来这种好事啊,我妈当年要辞职我都没让,我是老大要我说了算,辞职不准,免职! 于是,小泉最后免职了岛村宜伸的农业水产相,自己作为暂时担负签了字。盛怒之下还把投了反对票的防卫政务官柏村伍昭也给一起免职了。首相为懂得散议会免职内阁成员,这在日本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解散议会决议书》上所有内阁签完字,送到天皇那里盖上玉玺,这就叫诏书了,再由内务省的官员送到众议院交给议长,众议院议长当众宣读天皇圣旨,所有议员对着圣旨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才把解散手续完成了。 造反的议员们其实没几个没想过小泉真会解散众议会。开会之前,龟井静香就拍着胸脯向那些摇摆不定的议员们保证:解散议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小泉就是嘴上说说,确定干不出来。再说,所谓法不责众,他还能把造反的议员都开除不成?咱们可都是民选的,“三板”齐全(「じばん(地盘)、かばん(钱包)、かんばん(看板、著名度)」)。看到这么多大佬级的议员反对他确定要服软,小泉虽然现在看上去挺凶,其实他和2年以后周正龙拍的那只老虎一样,就是一只纸老虎而已。小泉也许不是真老虎,但确定不是纸老虎。就在小泉筹备解散众议院的前2天,对小泉有知遇之恩的自民党前首相森喜朗在家里请小泉吃饭。酒席宴上劝小泉:你有幻想很好,但身为首相为人处事就要油滑些,你这一解散弄得不好就要身败名裂以后你的政治生活就停止了。就算法案通过了,那些议员也会想方设法在其他方面攻击你,自明党就此决裂,而且对于自明党来说邮政事业的票源也就永远失去了,何必这样吃力不谄谀呢?你只要给他们一个台阶下,那些反对派的议员个个都是老江湖,不会不知趣,下届党首选举还会支撑你的。这样多好? 21世纪什么最主要?协调呀!面对曾经一手把自己选拔起来的森喜朗前首相,小泉答复很简略:前老大,您要是真的不想我解散议会的话,干脆杀了我吧。森喜朗看这么劝都不行,知道小泉是蛤蟆吃秤砣铁了心了,也只好作罢。龟井静香要是知道这件事,估量就不会有“自己是自民党的大佬,小泉确定会顾忌”这种天真的想法了。众议院给小泉解散了,反对派的议员可慌了神,龟井静香等人被现实无情的扇了两耳光。但还没完,还有比在小泉是否解散众议院这件事上断定失误更丢脸的事。龟井静香的“志师会”所属自民党议员永冈洋治,在自民党内部会议上追随龟井静香对邮政民营化法案投了反对票,但在随后的众议院审核上却投了同意票。几天后永冈洋治于自家里自杀,没有遗书原因不明,外界猜测确定是受到了某大佬的压力所致。龟井静香本想在葬礼上猫哭耗子一通把义务推到小泉那里赢得同情,再找人取代自杀了的永冈洋治加入选举。没想到小泉居然说动了永冈洋治的老婆取代永冈洋治作为自民党的候补加入选举,并且打出要继承永冈洋治的遗志,同意邮政民营化等竞选标语。龟井静香非但没能拿到永冈洋治的地盘,还多了一个对手。对付女人,小泉确切有一手。龟井静香知道自己在自民党里呆下去也不会有前程了,小泉不会放过他的。于是结合了几个反对邮政民营化的议员,拥立绵贯民辅结成了公民新党。而另一位反对邮政民营化的议员小林兴起也学龟井静香成立了新党日本。但按日本宪法规定,必需有5名国会议员以上才干算政党,否则只是政治集团。小林兴起的新党日本只有4 名国会议员。两个新党一合计,公民新党有6个国会议员,多一个也是挥霍,反正大家都是反小泉阵营的,借你一个吧。于是,公民新党把一名国会议员租借到新党日本,确保了新党日本的政党位置。看看这些反对派议员的低劣表演,再比拟一下小泉的举动,就可以清楚两方程度上的差距了。就在众议会解散的当晚,小泉在官邸的记者接待会上意气发奋:“既然国会无法决议邮政民营化的未来,就让选民们来选择吧,我想问问选民们对我的决议是同意还是反对。”那一刻收视率瞬间突破21%,小泉的强势给日本公民留下了一个武断老练的形象。对于造反的议员,小泉剥夺了他们作为自民党候补的资历,就算他们待在党内,也只能作为无党派人士加入竞选。另一方面,对成立新党则应用媒体,对他们为了得到政党资历互相租借议员的举动口诛笔伐,下降他们在选民中的名誉。最致命的还在后面,这就是05年选举中小泉最为出名的一招,派“刺客”。所谓的“刺客”又叫空投候补,一般因为政治集团在当地没有强有力的候选人,就找一些在公民中有很高的著名度的人来代表己方的竞选人加入竞选,以到达到达让对方落选的目标。“刺客”这个词其实是龟井静香先喊出来的。当小泉决议把小池百合子作为小林兴起的地盘上的自民党候补加入竞选时,龟井还没脱离自民党。听说这事的时候冲媒体埋怨:“虽然我们是造反派,但好歹也是党的人啊,这抵触最多也就是国民内部抵触。至于让你小泉派个刺客来么?阶级兄弟之间骨肉相残,不是让民主党之流渔翁得利么?”由此,“刺客”一词大行其道,一时光各大媒体齐呼“刺客来了”。直到后来日本政府发明欧美的媒体报道居然用“assassin”这个词,怕欧美的观众认为小泉真的向对手派“assassin”,引起不必要的误解,下令媒体报道的时候制止应用“刺客”的说法。但其实小泉自己很爱好“刺客”这个说法,没事就挂在嘴边。小泉给小林兴起送去了小池百合子,给龟井静香送去了堀江贵文。堀江贵文也很有个性,保持不入自民党,必定要以无党派人士的身份加入选举(不想辞掉自己公司社长的地位)。小泉的目标反正就是为了恶心龟井,也无所谓是不是多一个自民党的席位,也就批准了堀江贵文的请求。龟井静香一看住在东京六本木ビルス的堀江贵文带着自己买的赛马,居然到他广岛的地盘上来加入竞选,惊呼“自民党的刺客来了。”边上的记者和他开玩笑说,堀江贵文又不是自民党员,怎么能算自民党的刺客呢?龟井静香愣了一下,说:“明明是自民党的刺客却没有用自民党的头衔,那他就是忍者。”选举成果揭晓,小泉大获全胜,就连刺客们也大都完成了义务。自民党和公明党的结合政权拿到了480个席位中的327个席位,占众议院的三分之二以上。媒体用“这是小泉首相担负剧本、导演、主演的一场演出”来形容这场选举,“小泉剧场”也被选为2005年的10大风行语之一。大选成功的后果对小泉政权的影响是宏大的:1、从此,再也没有人可以拦阻小泉的决议,邮政民营化的法案得以顺利通过。在野党的地位则被紧缩,尤其是作为最大在野党的民主党,丢了64个席位,党首岗田克也辞职。小泉则经常被在野党丑化为专制者的形象。2、反对派的议员被开除出党。小泉对敌人从不手软,这已经是党内最重的处分了。这些反对派的党员应当庆幸日本自民党里没有“双规”的做法。3、这次选举之前小泉政权其实面临很多问题:社会保障、年金、外交政策、靖国神社等等一直以来都是被大众和在野党所责备对象。但选举的大胜压倒了一切,邮政民营化成为最被议论的话题,底本被责备的问题被淡化,反而不再被大众们提起了。自民党在小泉的率领下到达了历史的最高点。但,最高点之后又是什么呢? 05年的选举大胜,让小泉主导的邮政民营化法案通过。终年的政治幻想得以实现的小泉开端斟酌自己接班人的问题。 日本法律里没有规定日本首相的任期期限,所以万年执政党自民党的党章里的党首期限就成了日本首相的期限。自民党的党首任期为3年,最多连任2任,小泉2001年当选自民党总裁,离自己的退任也只剩下了一年时光。 05年10月,博得大选的小泉开端了第三次组阁,其中麻绳、谷垣禎一、安培晋三的入阁引起了各方的注意,媒体做了一个造语叫“麻垣康三”,这个造语其实是取了四个小泉候补的名字中的各一个字,意思就是小泉的后任确定是其中的一个。 大家确定也都清楚,这四个人就是麻绳、谷垣禎一、安培晋三、再加上福田康夫。 麻绳不用说了,属于河野派,在所有在任议员中家世最为显赫。 谷垣禎一所属的池宏会一直都是小泉的盟友,谷垣本人东大法学系毕业,有日本律师和税理士的资历。是小泉的左膀右臂之一,长期盘踞日本财政大臣的位子,属于实力派的政治家。 安培和福田都是小泉的森派,也就是清和会的成员。两人同样家世显赫,安培年青,福田老成。 这四个人都是世袭政治家。 最后因为福田退出竞争的关系,自民党最大权势清和会全力支撑安培,宏池会前任会长古贺诚也表明支撑安培,06年9月,安培顺利当选为自民党总裁,小泉随把政权移交给安培。 这是日本党派平衡好处的选择,几乎没有人可以转变。但要是在小泉自己心目中,真的以为安培就是自己的最佳继承者么? 06年6月,小泉最后一次访美,算是自己的毕业旅行。有美国官员问小泉,“您感到谁合适当您的后任?”小泉指了指身后的竹中平蔵,开玩笑的说“他最合适。”虽然这只是一句玩笑,但排骨倒是感到,这未必不是小泉的真实想法。 纵观小泉的5年半的执政生活,有一个人历任经济财政政策担负大臣、金融担负大臣、邮政民营化担负大臣、总务大臣。小泉三次组阁,7次内阁人事变动,始终都在小泉内阁之中的就只有竹中平蔵。估量也是在邮政大臣时期的小泉认识到了在任议员和官僚都是既得好处者,不会有人真的同意邮政民营化,所以一上任就找来了这个“体系外”的竹中来负责全盘的经济改造计划。阅历了05年大选,小泉也看到了抵御实力的强盛,自己有强盛的决心可以压抑住,但后任就未必有这个决心了。所以才会说出竹中是最佳继承者的话。能保持自己的改造路线的只有最懂得的人才行。 竹中平蔵并不是政治家出生,而是一个学者,庆应大学综合政策学的教授。而作为小泉经济政策的舵手,竹中也称的上尽心努力。当然,小泉也给了竹中绝对的信赖。小泉第一次组阁时,当时的金融担负大臣柳泽伯夫和竹中因为看法不同而对峙,成果被小泉更替,金融担负大臣的地位由竹中兼任。因为政见不同更替阁僚,这在日本政治史上还真是第一次。 顺便说一句,这个柳泽伯夫后来又进了安培内阁,因为说了句“女性是生育的机器”而引起注视,被宽大的妇女同志所不待见。 在今天,日本爱好小泉的人已经不多了,越来越多的人开端批评小泉的政策。很多人以为小泉的改造让日本地区之间,个人之间贫富差距加大,年金保险费和社会保险费大幅度进步,日本公民生涯变得更加苦楚。小泉之后的自民党惨败也是小泉种下的恶果。甚至小泉和竹中被很多日本人称为“日奸”,是美国打入日本内部的地下党,目标是让日本成为美国的一个州,邮政民营化更是想把日本的好处出卖给美国。这种声音到今天也没有结束过。 真的是这样么?排骨要说,说这些话的人确定是没认清日本的现状。 首先,我们来看看日本的财政情形。 日本是世界发达国度,有着比拟完美的社会保障系统,保持这个社会保障系统的重要应当是公民税金和社会保险。日本的公民税金累赘率约为24%左右。而社会保险累赘比率日本约为16%左右,依据08年度的材料日本公民累赘率突破40%以上到达了历史新高。而其他的发达国度的公民累赘率为:丹麦和挪威70.7%、法国66.3%、德国56%、英国52.1%。也就是说,日本公民累赘的税金和保险费比这些发达国度都要低。要知道,和其他发达国度比日本还是一个人口众多、资源贫乏、人口寿命最长、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度。按道理须要比一般发达国度更大的累赘率才干收支平衡。但实际上日本的个人所得税只有挪威的三分之一,花费税是很多国度的一半以下(北欧国度20%到25%的花费税很常见)。 那不足的部分怎么办呢?只能靠国度财政补助。为了保持日本的社会体系的运转今天的日本政府债务接近本国GDP的2倍,几乎和二战末持平,堪称世界最大范围的政府债务。 这么大个累赘是让每届日本政府都头疼的事。那确定有人说了,既然你说日本公民累赘率低,那政府增税就是了。EU各国花费税全都超过15%,发展中国度的土共都还17%呢,日本花费税就是增添一倍到10%也算低的,一增税日本的财务状态不就能大大缓解了么?问题就在于谁都不敢,因为每届政府都知道增添花费税就意味着下台。1989年4月1日竹下登首次导入花费税,税率为3%。成果才1个月竹下的支撑率就下降到了3.9%差不多要和自己定的花费税率看齐了,6月就被迫下台。细川内阁警惕翼翼的定了一个7%的公民福祉税想试探试探,被全国国民劈头盖脸的给骂回去了。桥本内阁因为遵照了前村山内阁的内定政策把花费税进步到5%,也没在首相的地位上多呆几天。就算是个性的小泉,也没敢明目张胆的进步花费税,只是先试探着把花费税课税业者的征税点从3000万日元下降到1000万日元,看看没动静了又把全日本的价钱表现改为含税价钱,为了以后增税做好筹备。 既然不能靠增税来缓解日本的财政问题,小泉斟酌的改造只能是走相似美国的小政府路线,即政府尽可能的不过问市场,能民营化的产业都民营化,坚持低课税低福祉低累赘的社会形态,别指望政府养懒人。 这种改造最典范的就是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当政时代推行的自由市场政策。我们再来看看小泉5年半执政生活的成就如何。 日本的经济解脱了长达10年的平成不况。从02年2月开端到07年的10月,日本经济持续69个月经济增加。输出型产业为中心的日本企业纷纭刷新了自 己的最高盈利纪录,以往重视国外投资的日本大手企业开端对增添对国内的投资,国内雇用开端扩展,对大学毕业生的求人率超过了泡沫经济时代,因为团块世代的 退职和少子化的影响,以往不被器重的中途采取也大幅度增添。 派遣法的矫正,接收派遣社员的企业扩展到了制作业,期限设置被撤消,海外劳动派遣者开端大批涌入日本,也为日本企业注入了新的活气。 低金利的政策减轻了日本企业的累赘,小泉的结构改造也到达了必定的后果,日本02年到05年企业破产件数减少了6000件。 对大手银行注入公用资金,激励日本银行积极贷款,打消了长期困扰日本经济的不良债券问题,金融机构也到达了收益的最好程度。 借助于经济的恢复,后半期连和出口型产业没有太大关联的不动产、建筑业也刷新了最高盈利纪录。 日本股市大幅度攀升,证券市场活泼,企业的合并收购增添,股东的发言权增大,企业与此对应也进步了分配的红利。 小泉的外交政策虽然倍受责备,但也没有对日本造成什么坏的影响。事实上小泉除了应对当年许下的许诺每年参拜靖国神社以外,没有其他出格的举措。骂小泉 的亚洲国度也只是限于口头,图个心理痛快而已。而大多数国度因为日本有了一个长期稳固的政权,可以放心开展各种范畴的经济合作,也大大推进了日本经济的发 展。 由此可见,虽然日本的经济复苏有“中国特需”、“世界经济范围的扩展”等大的历史背景,小泉/竹中的经济政策也有很大的功绩。不管小泉推行的改造最后 成效如何,至少小泉在任的时候政权稳固,小泉改造的坚决也给投资者们信念,试他们放心勇敢的对日本进行投资,这是小泉的功劳。 虽然各种指数都表明日本经济复苏明显,但很多日本人还是把这次经济复苏叫“虚幻复苏”。这是因为这一波的经济复苏时光虽然长,但增加率不高,年平均只 有2%。和66年到70年的10%经济增加、泡沫经济时期的5%的增加相比感到不强烈。日本的经济也已经到达了一个很大的基数,已经不大可能再呈现那样跳 跃式的增加了。加上高龄少子化的社会结构,日本公民的累赘依然很重。再有一个就是,日本企业阅历了泡沫经济的低谷,也不敢大幅度进步员工的工资,工资一旦 进步就很难再降下来,日本的企业作风也不能让企业随便解雇员工。 另一方面,小泉的政策也带了了社会的不安:小泉修改了派遣法,给企业雇用非正规雇员供给了便利。企业为了下降成本,非正规雇员的雇佣比例扩展, 2002年正规雇用人数占全部劳动者的76%,到了07年这个比例下降到了66.5%。而非正规雇员的人数增添到了1732万占全部劳动者的33.5%。 非正式雇员得不到正规雇员的保障,雇主可以依据自己的情形随便解雇非正式雇员。同样的工作量非正式雇员所得的收入也低于正规雇员。到了06年,年收入 200万日元以下的劳动者突破1000万人占全部劳动者的22.8%,几乎全是非正式雇员(正式雇员的年收入在200万以下的极少)。贫富差距被进一步拉 大。这在之后的金融危机中成为了日本最突出的社会抵触之一。 在税收上,小泉政权打算逐步废止累计课税制,改用一律课税制。比如,住民税底本是三段税制,(200万日元以下5%,200万以上700万以下10%,超过700万13%),现在一律10%,这样的税制改造无形中增添了贫穷人的累赘,属于典范的“杀贫济富”政策。 小泉的改造方针和70年代末执掌英国的撒切尔夫人有很多相似的处所。撒切尔夫人主意个人应当更多的自立,少依附政府,政府对经济不作过火干涉,减少公 共开支的基本上下降个人赋税。而在政策面上撒切尔夫人周密安排内阁成员,严厉履行金融政策,打击工会权势使其遵从法律的束缚,国有企业民营化。执政后期更 是把民营化扩展到了教导、卫生医疗、住宅等方面,“撒切尔革命”由财经和工业扩大到新的社会政策范畴。 所带来的成果就是:英国经济复苏国际位置进步的同时贫富差距急剧加大,犯法率失业率上升。很多英国人以为撒切尔夫人是一个专制者、自大狂、毁掉了英国 的福利制度。03年英国电视台Channel 4举行了一场“你最仇恨的100个最坏的英国人”的民意调查里撒切尔夫人排名第三。 尽管仇恨她的人如此之多,但撒切尔夫人依然是英国执政时光最长的首相之一。02年在BBC举行“100名最巨大的英国人”评选中,撒切尔夫人名列第16位——排在她前面的包含邱吉尔、黛安娜和莎士比亚。 看看撒切尔夫人的政策和评价,再比拟一下小泉,我们是不是能找到很多共同点?但和小泉不同的是,撒切尔夫人的后任依然贯彻了她的改造方向,而小泉因为自民党内部的抵御权势过于强盛,自己也过于个性不理解和谐,虽然大众支撑,但 在党内小泉没有跟随者,这让他在自己的后任上没有选择的余地,无论选择谁,他的后任都会恢复到本来的保守风格,这导致了小泉的改造半途而废,他的改造也成 了后任们推辞义务的借口。作为一个日本首相,小泉是胜利的,作为一个改造者,小泉失败了。 不管怎么说,小泉的许诺大都做到了,邮政民营化的过程也许不是小泉预想的那样,究竟是开端启动了。尽管日本公民还是悼念60年代日本的经济光辉,悼念 80年代“一亿中流”的无格差社会构造,对小泉的小政府改造方针一直口诛笔伐。但09年大选中,自民党领袖级人物纷纭惨败,小泉的次子却在媒体一片问责世 袭政治的舆论之下第一次加入竞选就高票当选,也许这一幕能让小泉有些欣慰。 小泉下台之后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2008年9月25日发布退出政坛。 “无籽西瓜”安培上台了。 ------------------------------------------------------------------------------------------------------------以上内容,为本人09年文章,《自民党的失败》中的小泉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