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仗没阵型,等于耍流氓,古今概莫能外。古代部队的战术重要就是靠阵型实现的。因为通信手腕"> 打仗没阵型,等于耍流氓,古今概莫能外。古代部队的战术重要就是靠阵型实现的。因为通信手腕" />
<track id="bxtxbhb"></track>
  • <track id="bxtxbhb"></track>

        <track id="bxtxbhb"></track>

        1. 古代打仗的阵型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 itemProp="text" useGifProps="[object Object]">打仗没阵型,等于耍流氓,古今概莫能外。古代部队的战术重要就是靠阵型实现的。因为通信手腕基础为0,声音传不远,旗子看不到,烟火和乐器比拟单调,传令兵跑的慢还会被杀伤,机械化的阵型是唯一能实现将领意图的。对于士兵来说,你只要记住你旁边是谁,是应当和别人站横线还是斜线,至于其他的有士官把握,军官管一大片。将领管得管不到军官,那还真不必定,祈祷大家正常施展吧。就不说古代部队了,你去看原始部落战斗,就十几个人,照样有索敌,前锋,中坚,两翼骚扰,远程输出,物质保管。那可是几万年前就有的了。两边包围这是最简略最通用的阵型了,傻子都会用,用的好不好就看将领的把持才能和士兵素质了。汉尼拔两边包围以少打多,但是包围前那几个小时的阵型抗衡才是真本领,所以人家是战略之父。腓烈特大帝靠斜线阵打遍欧洲无敌手,在当时传的比诸葛亮八卦阵还神,阿猫阿狗都用斜线阵,全都东施效颦了。有人问活动战有没有阵型,如果说是追讨逃兵,那只有小队阵型。如果是行军,知道押粮队吧,如果乱排一气,可能别人突然袭击的时候你无法转换成防御阵型。古代军队非常强调士气的作用,一旦被冲散,士兵就无法关注正前方,会被敌人从侧面干掉,10个人排好,100个人都冲不散,10个人疏散开,对方只要10个人就可以对付你。典范见《英勇的心》。19世纪对付骑兵,靠的就是非常呆板的阵型,只有特定的几何图形才干疏散骑兵的冲击力。典范见《滑铁卢》。变阵也是真的,看《天国王朝》中间带十几个人冲锋的部分,基督徒变一个阵型,穆斯林马上变成对应的,双方一直是动态的。其实阵型基本的意义在于施展军队火力和防御力。罗马部队的盾牌阵是最典范的,也是最好懂得的。最极端也是最难懂得的就是19世纪火枪的排队枪毙了,你可能感到当时的人傻透了,但是当时的火枪打中的全是目的隔壁的人,不是大家一起射,可能一场战斗下来一个人都不会逝世,不要笑,这种事很正常,因为当时的火枪误差非常之大。这也阐明阵型是和科技程度亲密相干的。典范见《光彩》《最后的武士》到了现代,阵型更主要了。苏军二战前的作战手册,几百页只有十几页是说防御阵型的,到了战斗后期,手册有一半都是防御阵型的内容。苏联二战阵地安排的变更,从横线式强调冲击力的阵型转换成强调防御力的纵向阵型,就是为了防止装甲军队集中力气突破。与古代步兵抗击骑兵的情形很相似。控制这套阵型前,苏联的阵地100%会被闪电战冲破,只能靠战略纵深耗费敌人力气,换了阵型后,苏军完整可以在第一时光禁止德军战术冲击,部署战略就自由多了。详见《解放》。很多奇异的阵型背后都有庞杂的科学设计,比如苏军反坦克据点的安排,外行人看可能会感到非常幽默,有些细节似乎还违反直觉,只有你自己挨了炮弹才知道为什么会安排成这样。另外,提到一战的冲锋,大家就想到索姆河战斗士兵站一排前进,这其实和排队枪毙关系不大,重要是因为在经过无人区对方的火力都是纵向射击的,站成一横排能最大限度减小命中范畴。如果进入对方阵地,机枪就是横向射击了,这时候就要排成纵队迂回前进。至于走的慢,不是为了坚持阵型,而是当时每人都背了40公斤的设备,实在跑不起来。我们看的电影主角一般是英军,而当时法军冲锋是裸奔,全是跑过去的,伤亡小很多。其实我推举大家去看电影,好莱坞请的历史学家比罗贯中可要靠谱多了。(无脑爽片另说)古代的历史学家没有条件去考古,也没有条件自己出兵验证,修昔底德虽然亲临战场又是将领,但是文字描写究竟不直观。现代历史学家有非常充实的史料,表示方法也多样化,最后大家看到的就是直观的影像后果。电影确切比不过学术文章,但是能骗来几亿美元拍骑马砍杀和排队枪毙的导演,花钱请来的参谋都是世界顶尖的历史学家。斯皮尔伯格的御用参谋是Stephen Ambrose,《兄弟连》的作者,BBC 74年的二战纪录片也是他参谋的,算是现代史的威望之一了。有些现代战斗电影,历史参谋是该战斗的指挥官本人(比如叶廖缅科元帅),说人家不威望就有点荒谬了。另外,并不是“凡是战斗电影细节就必定可靠”,而是“细节可靠的战斗电影才会名留青史”。能被拿出来当例子的电影,都经过全球无数历史喜好者的常年点评,基础可以说是100%的纯金了。 比起陆军,海军和空军对阵型的请求更严厉,因为相比士兵,海空军的单位数量更少,都是机械化单位作战,活动速度,转弯半径,火力投射速度,基础都是定逝世的,因此可以完整当作几何学问题解决。海军严厉到50艘船,沉了49艘,你也得在你的地位上呆着。乱跑疏散火力不说,很容易呈现误伤,还会导致海军最大羞辱——撞船事故。而对几何学的懂得,最典范的就是T字阵,由于军舰首尾火力弱侧舷火力强,所以T的横位是兵家必争之地,而且还能在横竖的交叉点形成以多打少的后果,20世纪初的海战,谁摆出T字阵就等同于赢了——成果往往双方排队赛跑好几天,以毫无美感的交叉乱战停止。二战更过火,大西洋之战,英国为了抗衡德国潜艇请求运输船编队,靠数量换取生存量,但是德国也采用潜艇编队抗衡,船队理论几乎破产。英美两国为此差点打起来,最后是依附空军护航和新的雷达技巧才击败德军潜艇。所以阵型和军事技巧程度是严厉对应的,可能理论上很有效的阵型,就因为缺少某一个发现而变得完整无用。空战的三机编队,四机编队,二机编队,都和当时飞机性能和作战需求有严厉的对应关系。从战术角度说,4机是最合理的,3机也可以,但是随着飞机速度进步,保持编队越来越难,基础都是2机编队了。攻击机都是多机编队,因为有领导机的概念,苏德战场还模拟上杉谦信搞过车悬阵。轰炸机编队是为了互相保护右机的火力和察看逝世角。大范围空袭,编队没编好,你可以报告指挥官,请求下降,撤消作战,指挥官真的会批准——编队不对飞过去等于当靶子让对方射,而且基础炸弹也都扔不到点上。阵型就是有这么主要。做了个图片,重要是古战的。有工夫回头截点现代战斗的阵型,不过重要都是苏联电影,不太好找。灌水,飞机的。

          t.cn/zHdhl8V (二维码主动辨认)